返回儿童首页
儿童频道 > 沙龙演讲3 > 正文

腾讯儿童厍寅斌:CDI模式的个性化数字打印出版

http://kid.QQ.com2014年12月24日12:43   腾讯儿童     

厍寅斌:很高兴今天把大家请来,我简单开头说一说,为什么请大家来是怎么回事?我们腾讯儿童今年做第三届微漫画大赛,同时做三场沙龙,今天是第三场,第一场在798,第二场是在啄木鸟工作室的,第三场拉到腾讯自己家里的Image爱马哥形象旗舰店,为什么请大家来?这是属于真正腾讯自己家的地盘,有很多元素,相当于拉到家里来这么一个概念。做这个活动干什么呢?腾讯这两年其实一直做儿童,大家基本都是好朋友,合作伙伴都很熟。我们这两年其实一直在研究,小孩子们除了上网,玩游戏,看动画片还干什么?通过儿童频道这么多年探讨发现有一件事真可以做,就是创造力,孩子创造力非常强大,而且创造很多东西,只是说孩子们不知道怎么创作和引导。所以腾讯出了一个CDI模式,上次在上海读书展提了一下,今天简单说一下。

CDI是一个简称,这个名字是腾讯儿童自己提出来的,中文翻译是创造力衍生整合平台,因为腾讯儿童在门户是唯一有儿童频道,跟各界合作伙伴有很多合作,左手拉着小朋友,每天一百万孩子在网上,右手我们包括主持人,跟出版社,跟内容商,跟导演都有很多合作,所以一直在想怎么想到CDI模式,概念就是让孩子们创造力发挥,用自己孩子创造力创作,用他喜欢的形象创造自己作品,将来做个性化出版和个性化衍生这么大的思路。

具体说对小孩儿又细分,五到七岁孩子,这段孩子年龄小,但他们在网上干什么?涂鸦,而且是了乐此不疲,画很多画,所以我们可以让孩子可以简单涂色或者涂鸦的方式形成创造。今天在座的于导在,熊小米孩子们喜欢,小孩子喜欢的形象发生关系,现在孩子我们认为是自我实现的孩子,所以创造完了不是说画了一个东西就结束了,更多希望互联网去分享,秀这个平台,让别人看到他的作品,更深一个需求其实将来会做个性化衍生品。孩子们通过他创造东西在实体上实现,所以我们现在从最难开始做,孩子涂鸦成一双童鞋了,其他包括玩具,你能想到的,我们平台都可以创造,而且在线上看到实体,最后跟所有行业结合。

腾讯儿童厍寅斌:CDI模式的个性化数字打印出版

针对八到十岁孩子有微漫画大赛,做第三届,业内人士多多少少听过,也是我们发现整个互联网数据分析,这个年龄段孩子对漫画最感兴趣,你让小孩子去画一个漫画很难,我们采取拼图原则,孩子自己创造,其实很简单,很多背景,天、地、学校、操场都是设计好的,双击产生背景,把现成的人物拉过来,大家熟悉的熊小米形象,喜怒哀乐拉过来,一个画面上出现两个形象,就自然而然形成一个漫画,最多我们可以做八组,这个微漫画大赛基本是零门槛,任何人都可以操作,我们做三年了,今年微漫画大赛我们4月份开始启动三个月,18万作品,所以孩子对这种形式非常认可。现在我们认为孩子已经不满足做一个漫画,给我一个奖励角色,更多希望别人看到我漫画,还有我做很多漫画,想出我自己漫画书,所以将来是个性化出版角色,这是第二块。

第三块也是我们的核心,就是我们发现10岁以上孩子,基本上可以说人人有一个出版梦,其实大我们人也都是,出版可能对老百姓来说距离太远,门槛很高。所以在网上做一个工具,叫FUN秀,是快乐的秀,说的很白,就是个性化电子书产品,腾讯这两年一直在演化个工具,这个工具做到你能想象的纸质的东西单品,比如海报、黑板报、贺卡、书,杂志、绘本,网络上孩子都可以有模板。这样我们左手又拉着所有合作伙伴,他们可以做很有特色的模板,然后孩子们创作,将来做出来个性化出版。我原来做这一块儿其实特别担忧,互联网做一个广众,不是做窄众群体,觉得不是一小波同学玩这个东西,今年我们做了一年,真的眼前一亮,整个浏览量650万,整个作品量30万,做小说这个层面里头写到150个连载以上有十个孩子,全是连载小说,全是自己做的。参与连载开始统计已经了一千多孩子,各种质量算上15万,这个太庞大了,所以我们开年做个性化出版这块儿,可能跟在座所有人都会发现关系。这里还会挑出很多很棒出版物将来有条件作为正式出版物。这个出版完全尊重孩子,你选题,做的内容,不去任何指导和任何干预,目的让孩子尽情发挥,培养好习惯,我们认为这个阶段基本完成。明年我们带着更多一些专业人引导孩子们,告诉他要出书怎么做,会做得更好?这个质量很迅速完成。另外一个角度我们也会做很多跟知识百科有关关系,很多出版社内容都会做《十万个为什么》,所以大家做《十万个为什么》更多方式是编辑水平来做,跟编辑能力,我们现在用大数据来做,我们做很多百科类,每天腾讯儿童做,都是以互联网角色来做。我们发现这里一天量65万,所以现在新玩法用网上自媒体操作东西,根据数字再决定出版。

腾讯儿童厍寅斌:CDI模式的个性化数字打印出版

所以明年一年腾讯会做很多CDI相关的事情,所以包括今天主办的贺总,腾讯CDI模式现在从自媒体操作,平台展示,未来所有衍生实体,但是在数字出版会做很多工作,所以我们相信这条路可以走下去,而且走很久。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努力,对我们整个儿童动漫形象和数字出版希望发生革命风暴,明年我们也会有一系列活动,今天简单做一个广告。明年我们CDI可能有微漫画大赛,我们明年会做国际十国,会把国际上好的形象引进来,原因是我们做很多活动发现,大家一说到国际形象觉得比中国更经典,其实大家脑子里还是美国、英国,美国迪斯尼,英国的BBC,但比如加拿大、拉丁、拉美,挪威,他们孩子看什么动画?他们孩子关心什么?他们孩子做什么?他们怎么利用互联网,这个数据对我们非常浅层,所以明年会请很多国家,会有代表性的机构和组织一块儿进来进文化这件事情。表面是文化,我们会做得很深,我们会把中国很好的原创形象推出来,现在这个工作一个是引入,更多是引出角色,所以相信在座各位对这个事儿感兴趣,希望明年预计4月份,现在看外事这块儿有没有审批,我们邀请大家一块儿参与。今年腾讯儿童干一件事情很多人说到,我们今年参加了北京书展和上海图书展,北京书展带了五个出版社,上海图书展带10个出版社,可以夸张我们走在那儿人在那儿,孩子在那儿,明年我们在CDI把整个模型立体化,包括出版,衍生这块儿,包括某个实体案例,包括鞋业,可能通过孩子创造展示我们都会做下去,让所有行业可以看到。

正好马主任坐在这儿,马主任是中关村数字协会秘书长,明年整个北京文博会,包括马总负责2016年京交会,我们也想一块儿参与,同时我们也会入很多学校,我们是团中央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的新媒体合作伙伴,我们也会把这个模式带到学校,我们其实已经做了20几个省,40多个学校,今年预计做几十个学校,让孩子们知道这种方式。今年小试了一下,在十一,跟优漫卡通,做了两周,做电子贺卡,刚开始做不喜欢这个活动,这个活动太高大上,两周时间四千作品,所以觉得如果你是很好概念,很好模式,其实这种东西孩子都会认可,整个产业链会非常长。所以我们今天这个会,目的是今年整个2014年微漫画大赛一个总结,最后一场,实际上是我们2015年整个CDI模式的起点,要开始发冲锋号,所以今天讲数字出版意义非常深远,希望明年整个大战略跟所有人通起来。很客观我们做互联网的人其实是外行,我们更多懂互联网的儿童和互联网工具,在整个行业我们只能做这个部分,这个事情真正做起来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力量,一个团队力量,更多是在座所有人,包括整个行业共同发起这个事情,这件事情靠不靠谱?能不能做起来,包括数字出版大家有什么想法,借这个沙龙听听大家的意见,确实这个事情比较新,也是很重视的事儿,所以做了开场白,情况基本这样。接下来真正东道主贺总,这块儿针对零到六岁真正成型数字出版的东西,所以贺总在明年跟我们有很多很多整个内容,包括市场运营推广,所以贺总这块儿今天会给大家一个详细分享,下面有请贺总。

厍寅斌:我们为什么干这件事情?其实干这件事情源于出版社,这两年整个无线、数字出版这个趋势不用说,接着出版社搞了一揽子数字出版研讨会。我很多研讨会被抓去,私下开玩笑说你们基本上所有出版社都搞数字出版部,都在开始做平台,开始把纸质内容转数字内容,我外行说话不负责任,你们都够呛,为什么这么说?这个东西不是一个形式转另外一个形式的事儿,纸质阅读转电子阅读不是一个形式问题,更多是这个时代赋于媒体的认识理解问题,说的客观一点我们做互联网,是一个渠道推广问题,好东西不一定孩子看到,好东西不一定孩子会认,可能在某一方面认识的东西水平不够,能力不够认识的东西不太够。第二更客观一点,我们一向认为专业人做专业的事儿,互联网本来就专业人干的,渠道也是专业事儿,非要全做下来就特别累,所以我说我们帮你们做一个工具,我们做的点不从2B做,我们从2C做,为什么?发现儿童的事儿是个人都敢说话,实际我认为儿童世界这几年互联网并不是大家真懂,所以让大家什么不去想和什么不干涉,看看孩子世界是什么样?所以我们现在从最难开始做,出贺卡、相片分分钟的事儿的,我发现孩子潜力非常大,孩子愿望非常大,当时我有一段诧异,发现很多10岁以上孩子写青春文学,这个东西是不是正能量有问题?后来其实探讨,其实十岁到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们对青春期爱情、友情已经有自己鉴别,可是看到的东西都是成人世界提供的,所以我们对孩子更多是成人千万别给涉黄涉暴给害了,真的没有人挖掘孩子们眼中爱情是什么样的?我们平台所有作品全部是先审后发,发现现在很欣慰,审不到有涉黄文字,看孩子大量全篇故事真的很唯美,这种美只有这种年龄才知道的美,这件事情其实就是从树根本做,所以为什么从创造力来做?我们微漫画每年签五六十套形象,这个东西好不好?小孩一玩就知道,谁排名高低立马就出来了,迪斯尼跟我们开玩笑,其实在中国品牌重新做,不是传统概念品牌百年老店到这儿就好使,就到这种平台试验一下,我们的意义就是从用户抓起。我们长线就是带着行业所有人做,2015年产品出来,希望把案例做出来,希望大家是我们典型案例,这样我们这条路才能走下去,也能得到公司老大真正支持。包括更细致到了贺总,我们把这个东西不光概念化,同时某一个区域越来越垂直化。

分享到空间

精彩推荐 [更多精彩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