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儿童首页
儿童频道>魔法学院 > 抒情2 > 正文

一曲红绡划过嘴角

http://kid.QQ.com2014年12月22日14:34   小荷作文网    

一曲红绡划过嘴角

(有话要说:这是以毕业后的一段时间,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一段散后的日子里再回忆高中,回忆那个人)

浓夏渐浅人不在,夜微寒,月,满西楼。——题记

“春花秋月 沉沦几多/某些/你的眼眸 揽走我几多心动……”敲击键盘的声音响个不停,像是泉水叮咚在深夜里发出幽兰与夜莺的缠绵幽怨。天终于是开始转冷,想想,分开的时间也就三个多月,从紧迫到骤然放松的短短时间,却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。

我摇摇头,把被子裹得更紧了些,但毫无意外的,鼻子还是塞住了。我只好拿出一包纸巾,抽出一张纸来试图弄通它,但我的心思主要还是放在那些看起来很新奇的作文网页发表区上。我一边碎碎念着那些或许只有我能懂的语言词句,一边顺手放下那包纸巾。忽然眼角一瞥,我却像是突然被定住了身。记忆里一滴水滴落脑海,脑海里荷莲静静泛开,那些曾以为忘记的记忆又一次从零散封尘中组合起来,通过纸巾上那一幅同样静默的图案,延展到了现在。

那是“好家风”的“百变佳人系列”的“知性”,就是那种绿色的、扎这个马尾的女生的样子。我曾专门买这种系列的纸巾,只是为了存着那一条十包中仅有的两包“知性”,而且为之存到了上百包,也就是买了几十条那种纸巾,一切,只是因为像她——记忆里如同盛夏的清荷般充满活力的爱笑的那个扎着马尾的女孩。那时候的我正被爱情弄得冲昏头脑,失去理智,热衷于这种其实并没有多大作用的事情。那时候的我无疑是幼稚的,可是现在想来,却又那么的怀念。我搁下了继续敲击键盘的念头,重新拿起那包纸巾,对着那幅熟悉的图案细细擦拭,恍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时。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眼泪就忽然涌了上来,就像轻风拂过水面泛起的一连串涟漪,一圈漾着一圈,止也止不住。

只能说那是一段很“青春”的日子吧,因为我也只能想到“青春”这个涵盖了无数复杂与简单、熟悉与懵懂的矛盾的词了。

我记得那一年里我开始玩微信,因为你;那一年里我开始注重自己,因为你。总之,那一年里我做了很多,却总以为得到的太少。我记得那时候的我有时候会自己一个人幻想,幻想与你在一起的未来;幻想长相厮守;幻想平平淡淡……但最终,这些都没有做到,什么都没有,甚至根本就没有在一起。

很多事情,我以为守住了脉络,却发现终究是错了流年,花开花谢,你以为的,也未必真能成为那一只永恒的雨蝶。但记忆就在这里,即使不知道她如今身处何方、做些什么、和谁在一起,你总能回想起最初的、心动的感觉。

我最记得,那些幼稚的纸条,简单的话我却记了又记,以至于现在我都忘不掉……什么“被人哄也是一种幸福”,这句让我一直保持希望的话,也是让我开心了好久的话。那个时候,我是真的想哄你一辈子啊。可惜我们都只是时光里那漏过的沙,一旦时辰到了,就又会回到茫茫人群,回到了陌路,相忘于江湖。

我也忘不了,那些亲近和美好,那个短暂又唯一的拥抱,那个让你没有反应过来的、对着你左脸的快速的轻吻,至少心跳在那时已经摆脱了时间的控制吧,不管多少次我都这样想。你的一举一动,你的蹦蹦跳跳,你的笑,你的好,即使你说过你不好,可我还是忘不掉。

我更忘不了,那天你因为他的事,终于第一次冲我发脾气。当时的具体情况已经记不清楚了,我只记得你释放着无数压抑的质问和眼神,我空荡荡的脑海、心酸和浑噩。

可是当时我没有流眼泪,一滴也没有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明明想哭又没哭,心里漫过巨大的悲伤,铺天盖地,让人窒息,却又寂寥的如同一潭死水,像一把生锈了的刀在麻木地剜着我的肝脏。一刀,又一刀,是我身心疲惫。那时候的我仿佛一切崩塌,一片混沌,我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淡忘这份苦痛,可是我却小瞧了时间。

青青河边草,绵绵思远道……

又回到了现在,我逐字删去了开始时候那些文字,念之所至,敲上了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还倾盛夏浓浅荷”。

毕业这么久的我们,终究成为了路人,记忆中的一个个片段,原来绝大多数都不会永恒不变、锃亮如新,更多的是等待封尘,然后偶尔想起,逝去了的回不来的绚烂,消散了的忆不尽的回忆。曾经“青春”一曲红绡,划过嘴角,好久,不能平息。

你到底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呢?大家呢?还好吗?“你啊……”我嘴角溢出了喃喃的自语,“还能想起我吗?能见到我发表的这篇文章吗?”或许不会了吧,但是……

我想了想,在末尾敲键盘打上了“你呢?”然后把鼠标移到“发表”,顿了一下,最后还是点击了下去……

我重新靠上墙沿,刚干的眼角又划过一行清泪,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……

其他小朋友正在学精彩小游戏